首 页局馆介绍兰台勾沉视频档案检索魅力漳平档案法规网上展厅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兰台勾沉

中山北路32号:民国时期上演“缺钙”的外交事件

作者:lily 日期:2013-7-29 17:00:13 人气: 标签:
导读:位于南京中山北路32号的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通身显得大气庄重、威严气派,有着“西方的比例,中国的细部”之美誉,体现了一种民族建筑的新风格,并一度成为民国时期建筑的经典范例。俗话说,弱国无外交,与这气派的大楼相比,民国的外交史却充满了屈辱和失败,在这里上演过的故事至今仍时时回荡在人们的耳畔……图为 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现为江苏省人大机构所在地。在南京,从鼓楼广场往西北,拐上中山北路的林荫大道,走一站,路东有一座5层大楼,主楼面朝南,正对鼓楼,该楼就是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该大楼中部为5层,两边为4层,西式平顶,钢筋混凝土结构,平面呈T字形。外观为褐色泰山砖饰墙身,檐下用褐色琉璃砖砌出类似斗拱样的传统装饰,下部水泥沙浆仿石勒脚。大楼入口处为一宽敞大门廊,3面走道。大楼门厅有4根红漆大柱,大梁绘有清式彩画。会议室为紫檀木花格古典式门,天花板和大梁皆绘彩画,室内墙面有传统墙板装饰。1层为会客室和会议室,2层为各司司长及职员办公室,3层为部长、次长办公室和小会议室,4楼为外交档案室。办公室宽敞舒适,窗子高大。外交部大院共有3个大门,中山北路上的为西门,也是正门,湖北路上的是东门,北面即主楼后面还有一个门。当年,如果从西大门进去,迎面为一巨大的圆形水泥通道,以便于小车通行,再往里是一圆形花坛,中间是喷水池,大楼的对面建有外交部职员宿舍楼。20世纪30年代出版的《中国建设》杂志评价外交部大楼:“为首都之最合现代化建筑物之一,将吾国固有之建筑美术发挥无遗;且能使其切于实际,而于时代所要各点,无不处处具备,毫无各种不必需要之文饰等,致逊该大楼特具之简洁庄严。”按杨廷宝的总结,即“西方的比例,中国的细部”,体现了一种民族建筑的新风格,成为民国时期建筑的经典。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筹建于1931年3月。最初的设计请的是基泰工程司的杨廷宝设计,他还是按照《首都计划》中提出的“采用中国固有之形式为最宜,而公署尤当尽量采用”的精神,设计的大楼平面为“工”字形,前后两座建筑用走廊楼梯相连接;采用中国古典的重檐歇山顶,琉璃瓦覆屋面,地上两层,地下1层;前有月台踏步,墙身柱间有大玻璃窗采光,雕梁画栋,天花藻井。但其时国民政府的财政已捉襟见肘,建不起如此豪华的外交部大楼,于是杨廷宝的设计方案未能通过。后由华盖事务所的赵深和童寯重新进行设计,姚新记营造厂承造,整个建筑造价30万元,1934年完工。外交部新址启用不久,这一年的6月9日,一件突发的外交事件震惊中外。南京日本总领事馆派人照会国民政府外交部:6月8日晚,日本驻华公使馆副领事藏本英明送公使有吉明去上海,驱车去下关车站后失踪,至次晨尚未回馆。日方要求中方在48小时内搜查其下落。日本驻南京总领事须磨弥吉郎到外交部亚洲司扬言:藏本失踪事件系中国方面有计划的行动,中方必须在48小时内交人。停泊在下关江面的日本军舰,奉令褪下炮衣,炮口直指南京。藏本英明,42岁,系日本奈良县人。有妻子和1女两子,同住鼓楼阴阳营62号,1933年5月调南京任副领事,是个“中国通”。当晚,外交部大楼灯火通明,外交部长是由行政院长汪精卫兼任的。他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命令内政部进行户口总检查;并严令首都警察厅派员在南京市内和郊区进行地毯式寻查。连续两天,毫无踪迹。眼看日方限定时间已到,汪精卫着慌了,赶忙派员赴沪,会晤日本公使有吉明,通报中方查访情况,请求日方“取镇静态度”,保证加大搜寻力度,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日方则称如果再找不到,政府将向南京派遣日本警备队。13日上午,中山陵的员工张某在紫金山游玩,无意间发现一个1人多深的土洞,旁边有烟头痕迹,于是发现藏本藏身之处;继而发现藏本下山至明孝陵前刘凤祥茶店,吃了加鸭蛋的火腿面条,买了香烟、啤酒和瓜子,在结账时因钱不够,遂将衣服上金纽扣作抵押,茶店不收,请其下次再付钱,于是藏本被寻获。当警察厅询问藏本为什么要失踪时,藏本流着泪说:“我此行的意义,我不愿说,回领事馆后,也不愿意发表。”原来,藏本事发当晚,根本没有去送有吉明,而是独自一人坐黄包车到中山门,沿陵园大道径直到中山陵,从小道上山,打算轻生,当他在山上看到南京城的万家灯火,想起妻儿,不忍自杀,于是在山洞里躲了两天。外交部官员闻讯,立即赶来慰问,并将其转送日本领馆。6月20日,藏本及全家在日本兵押送下从上海乘轮船回国。藏本被寻获,使国民政府化解了危机,而日本失去了向中国发难和挑衅的理由。连意大利的独裁者墨索里尼都遗憾地说:“日本对藏本之觅得,应感觉十分失望,盖因此而失去一种机会,日本政府已准备在中国中心成立日本警备队。藏本之获得,日本不过失去其机会,然其计划则仅暂时延缓而已!”时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汪精卫心有余悸地说:“这次藏本事件真危险!全赖总理在天之灵!”1937年11月,国民政府外交部西迁重庆。德国大使陶德曼奉本国政府之命,在中日间进行调停失败;亚洲司司长高宗武秘密前往日本谈判,后导致了汪精卫集团叛逃,做了汉奸。抗日战争胜利后,外交部随国民政府还都。当时在这幢大楼里上班的人员已接近500人,大有人满为患之感。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攻入南京城,南

位于南京中山北路32号的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通身显得大气庄重、威严气派,有着“西方的比例,中国的细部”之美誉,体现了一种民族建筑的新风格,并一度成为民国时期建筑的经典范例。俗话说,弱国无外交,与这气派的大楼相比,民国的外交史却充满了屈辱和失败,在这里上演过的故事至今仍时时回荡在人们的耳畔……

    图为 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现为江苏省人大机构所在地。

    在南京,从鼓楼广场往西北,拐上中山北路的林荫大道,走一站,路东有一座5层大楼,主楼面朝南,正对鼓楼,该楼就是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

    该大楼中部为5层,两边为4层,西式平顶,钢筋混凝土结构,平面呈T字形。外观为褐色泰山砖饰墙身,檐下用褐色琉璃砖砌出类似斗拱样的传统装饰,下部水泥沙浆仿石勒脚。大楼入口处为一宽敞大门廊,3面走道。大楼门厅有4根红漆大柱,大梁绘有清式彩画。会议室为紫檀木花格古典式门,天花板和大梁皆绘彩画,室内墙面有传统墙板装饰。1层为会客室和会议室,2层为各司司长及职员办公室,3层为部长、次长办公室和小会议室,4楼为外交档案室。办公室宽敞舒适,窗子高大。外交部大院共有3个大门,中山北路上的为西门,也是正门,湖北路上的是东门,北面即主楼后面还有一个门。

    当年,如果从西大门进去,迎面为一巨大的圆形水泥通道,以便于小车通行,再往里是一圆形花坛,中间是喷水池,大楼的对面建有外交部职员宿舍楼。

    20世纪30年代出版的《中国建设》杂志评价外交部大楼:“为首都之最合现代化建筑物之一,将吾国固有之建筑美术发挥无遗;且能使其切于实际,而于时代所要各点,无不处处具备,毫无各种不必需要之文饰等,致逊该大楼特具之简洁庄严。”按杨廷宝的总结,即“西方的比例,中国的细部”,体现了一种民族建筑的新风格,成为民国时期建筑的经典。

    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筹建于1931年3月。最初的设计请的是基泰工程司的杨廷宝设计,他还是按照《首都计划》中提出的“采用中国固有之形式为最宜,而公署尤当尽量采用”的精神,设计的大楼平面为“工”字形,前后两座建筑用走廊楼梯相连接;采用中国古典的重檐歇山顶,琉璃瓦覆屋面,地上两层,地下1层;前有月台踏步,墙身柱间有大玻璃窗采光,雕梁画栋,天花藻井。但其时国民政府的财政已捉襟见肘,建不起如此豪华的外交部大楼,于是杨廷宝的设计方案未能通过。后由华盖事务所的赵深和童寯重新进行设计,姚新记营造厂承造,整个建筑造价30万元,1934年完工。

    外交部新址启用不久,这一年的6月9日,一件突发的外交事件震惊中外。南京日本总领事馆派人照会国民政府外交部:6月8日晚,日本驻华公使馆副领事藏本英明送公使有吉明去上海,驱车去下关车站后失踪,至次晨尚未回馆。日方要求中方在48小时内搜查其下落。日本驻南京总领事须磨弥吉郎到外交部亚洲司扬言:藏本失踪事件系中国方面有计划的行动,中方必须在48小时内交人。停泊在下关江面的日本军舰,奉令褪下炮衣,炮口直指南京。藏本英明,42岁,系日本奈良县人。有妻子和1女两子,同住鼓楼阴阳营62号,1933年5月调南京任副领事,是个“中国通”。

    当晚,外交部大楼灯火通明,外交部长是由行政院长汪精卫兼任的。他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命令内政部进行户口总检查;并严令首都警察厅派员在南京市内和郊区进行地毯式寻查。连续两天,毫无踪迹。眼看日方限定时间已到,汪精卫着慌了,赶忙派员赴沪,会晤日本公使有吉明,通报中方查访情况,请求日方“取镇静态度”,保证加大搜寻力度,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日方则称如果再找不到,政府将向南京派遣日本警备队。

    13日上午,中山陵的员工张某在紫金山游玩,无意间发现一个1人多深的土洞,旁边有烟头痕迹,于是发现藏本藏身之处;继而发现藏本下山至明孝陵前刘凤祥茶店,吃了加鸭蛋的火腿面条,买了香烟、啤酒和瓜子,在结账时因钱不够,遂将衣服上金纽扣作抵押,茶店不收,请其下次再付钱,于是藏本被寻获。当警察厅询问藏本为什么要失踪时,藏本流着泪说:“我此行的意义,我不愿说,回领事馆后,也不愿意发表。”

    原来,藏本事发当晚,根本没有去送有吉明,而是独自一人坐黄包车到中山门,沿陵园大道径直到中山陵,从小道上山,打算轻生,当他在山上看到南京城的万家灯火,想起妻儿,不忍自杀,于是在山洞里躲了两天。外交部官员闻讯,立即赶来慰问,并将其转送日本领馆。6月20日,藏本及全家在日本兵押送下从上海乘轮船回国。

    藏本被寻获,使国民政府化解了危机,而日本失去了向中国发难和挑衅的理由。连意大利的独裁者墨索里尼都遗憾地说:“日本对藏本之觅得,应感觉十分失望,盖因此而失去一种机会,日本政府已准备在中国中心成立日本警备队。藏本之获得,日本不过失去其机会,然其计划则仅暂时延缓而已!”

    时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汪精卫心有余悸地说:“这次藏本事件真危险!全赖总理在天之灵!”

    1937年11月,国民政府外交部西迁重庆。德国大使陶德曼奉本国政府之命,在中日间进行调停失败;亚洲司司长高宗武秘密前往日本谈判,后导致了汪精卫集团叛逃,做了汉奸。

    抗日战争胜利后,外交部随国民政府还都。当时在这幢大楼里上班的人员已接近500人,大有人满为患之感。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攻入南京城,南京解放,5月1日,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被正式接管。此处先后为华东军区司令部、江苏省委、南京市委使用,现在是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所在地。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3年1月4日 总第2404期 第三版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后台管理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