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局馆介绍兰台勾沉视频档案检索魅力漳平档案法规网上展厅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兰台勾沉

民国时代的“大上海梦”(附图)

作者:lily 日期:2013-7-29 16:54:19 人气: 标签:
导读: 1937年5月22日,丹麦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玻尔教授访问上海。公干之余,中国东道主问他意欲参观上海何处景点时,这位鼎鼎有名的洋教授不假思索地答道:“其他地方可以不去,但听说江湾附近的新的市中心非常宏伟,很想见识一番”。 玻尔口中的“新的市中心”,即指1927年开始国民党上海特别市政府在引翔、殷行、江湾三区的交界处(即今江湾五角场一带)辟建的全新的市中心区域。这一宏大的市政计划,就是为后人熟知的“大上海计划”。玻尔参观江湾之时,“大上海计划”已实施将近10载,各项市政工程初具规模,形成了四通八达的道路系统;包括极富中国传统建筑韵味的市政府大厦、号称远东之最的体育场、括囊大典的图书馆、陈列丰富的博物馆等等亦都矗立起来,它们不仅在建筑设计方面独具匠心,在规模上也遥遥领先于租界的同类设施。看着这片欣欣向荣的土地,玻尔深深为之触动。当他日后回忆起这次美好的行程,仍念念不忘道:“那里有一些很美丽的中国旧式楼 台,里里外外金碧辉煌”,给他留下了“很愉快和很有趣的印象”。 事实上,“大上海计划”何止是给像玻尔这样的外来参观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它在上海城市历史的进程中,乃至中国城市建设史上都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成为民国时期城市规划与建设的范例。毋庸讳言,“大上海计划”承载的是民国时代国人振兴上海、繁荣上海的“大上海梦”。梦起江湾 20世纪初叶的上海,执中国内外贸易、金融、工业、交通运输之牛耳,为国内最大的商埠与国际贸易港。然而,那时的上海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畸形城市:公共租界、法租界横亘于市中心,将同属华界的南市和闸北硬生生地拦腰截断。在这个所谓“三方四界”的“怪胎”里,租界占尽地利之便,工商业聚集,市面繁荣。与租界相比,华界处处相形见绌。“上海现在虽已成为全中国最大之商港,而苟长此不变,则无以适合于将来为世界商港之需用与要求。”孙中山先生在其《建国方略·实业计划》里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时上海在政治、经济格局上的严重弊端。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建设“东方大港”的设想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政变后,即奠都南京,成立国民政府。4月18日,南京国民政府发表宣言:“政府谨遵总理遗志,接受多数同志之主张,依据中央政治会议,于4月18日在南京办公。……定都以后,本政府所负领导国民革命与建设民国之责任越益重大。” 孰料定都南京之举,引发出一场南京与北京的首都之争。蒋介石干脆将北京改称北平,与天津同为特别市,刻意淡化北京的传统政治中心地位。偌大一个中国,从此只有南京这一座城市有“京”的称谓,别无分号。身居沪上的江浙资本家们因支持蒋介石上台有功,加之上海的经济地位在国内原本就无其他城市可以匹敌,国民政府遂一纸令下,上海从江苏的属地升格为“特别市”,与北平、天津平起平坐。国民政府把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适当分离,着力强化上海的经济职能,这客观上有利于上海发展为全国最重要的经济中心。 是年5月7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通过《上海特别市暂行条例》,宣告直隶南京政府的上海特别市正式成立,上海华界原先各自为政、互不统属的分隔局面就此结束。但是,华界落后的面貌并没有因此改变。堂堂市政府甚至找不到一块像样的办公场地,不得不龟缩在枫林桥畔简陋的旧道署内,连礼堂都没有,市长就职典礼只好在院子 里凑合一番。种种现实与“大上海”的地位极不相称。 在无法撼动租界的前提下,要实现孙中山先生将上海建成“东方大港”的宏伟目标,唯一的出路就只有绕开租界、绕开狭小局促的南市、闸北地界,另觅新的都市发展空间。 1929年7月5日,上海特别市市政联席会议第123次会议议决,划定闸殷路以南,翔殷路以北,淞沪路以东,黄浦江以西的江湾一带约7000亩(460公顷)土地为新的市中心区域,这便是今日的江湾五角场地区。之所以选择这片浜河纵横、农野远展的处女地,就是因为其“南北有淞沪铁路交通之利;其东与浦江、吴淞衔接,扼水陆之形胜,商货便于出纳”,且该处“地势平坦,村落稀少,可收平地建设之功,而无改造旧市区之烦,费用省而收效易”。待新市中心建成之后,将“视租界之局于一隅,霄壤不啻焉”。“大上海之梦”终于露出了一缕曙光!“大上海计划”实施前,阡陌纵横的江湾五角场地区 一个月后,市中心区域建设委员会亦告成立,具体职掌该区域开发规划的编制和建设工程项目的实施。它由工务、财政、土地、公用、港务等局负责人和有关专家组成。著名建筑师董大酉出任该会顾问,同时兼任委员会下设的建筑师办事处的主任建筑师,主持新市区建筑的设计工作。另在市政府之下设立上海市建设讨论委员会,作为咨询机构,延揽各界名流及中外专家,共商大计。1930年5月,市中心区域建设委员会首先编制了《市中心区域计划草图》及《计划概要》。随后,《建设上海市市中心区域计划书》、《上海市分区计划》、《上海市道路计划》以及《黄浦江虬江码头计划》等相继出炉,所有这些规划被统称为“大上海计划”,也称“大上海建设计划”或“新上海建设计划”。“大上海计划”鸟瞰图朝着梦想艰难进发 “大上海计划”主要包括四大内容: 其一是分区计划,将市中心
     1937年5月22日,丹麦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玻尔教授访问上海。公干之余,中国东道主问他意欲参观上海何处景点时,这位鼎鼎有名的洋教授不假思索地答道:“其他地方可以不去,但听说江湾附近的新的市中心非常宏伟,很想见识一番”。
     玻尔口中的“新的市中心”,即指1927年开始国民党上海特别市政府在引翔、殷行、江湾三区的交界处(即今江湾五角场一带)辟建的全新的市中心区域。这一宏大的市政计划,就是为后人熟知的“大上海计划”。
玻尔参观江湾之时,“大上海计划”已实施将近10载,各项市政工程初具规模,形成了四通八达的道路系统;包括极富中国传统建筑韵味的市政府大厦、号称远东之最的体育场、括囊大典的图书馆、陈列丰富的博物馆等等亦都矗立起来,它们不仅在建筑设计方面独具匠心,在规模上也遥遥领先于租界的同类设施。看着这片欣欣向荣的土地,玻尔深深为之触动。当他日后回忆起这次美好的行程,仍念念不忘道:“那里有一些很美丽的中国旧式楼 台,里里外外金碧辉煌”,给他留下了“很愉快和很有趣的印象”。
     事实上,“大上海计划”何止是给像玻尔这样的外来参观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它在上海城市历史的进程中,乃至中国城市建设史上都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成为民国时期城市规划与建设的范例。毋庸讳言,“大上海计划”承载的是民国时代国人振兴上海、繁荣上海的“大上海梦”。
梦起江湾
     20世纪初叶的上海,执中国内外贸易、金融、工业、交通运输之牛耳,为国内最大的商埠与国际贸易港。然而,那时的上海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畸形城市:公共租界、法租界横亘于市中心,将同属华界的南市和闸北硬生生地拦腰截断。在这个所谓“三方四界”的“怪胎”里,租界占尽地利之便,工商业聚集,市面繁荣。与租界相比,华界处处相形见绌。“上海现在虽已成为全中国最大之商港,而苟长此不变,则无以适合于将来为世界商港之需用与要求。”孙中山先生在其《建国方略·实业计划》里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时上海在政治、经济格局上的严重弊端。
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建设“东方大港”的设想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政变后,即奠都南京,成立国民政府。4月18日,南京国民政府发表宣言:“政府谨遵总理遗志,接受多数同志之主张,依据中央政治会议,于4月18日在南京办公。……定都以后,本政府所负领导国民革命与建设民国之责任越益重大。”
     孰料定都南京之举,引发出一场南京与北京的首都之争。蒋介石干脆将北京改称北平,与天津同为特别市,刻意淡化北京的传统政治中心地位。偌大一个中国,从此只有南京这一座城市有“京”的称谓,别无分号。身居沪上的江浙资本家们因支持蒋介石上台有功,加之上海的经济地位在国内原本就无其他城市可以匹敌,国民政府遂一纸令下,上海从江苏的属地升格为“特别市”,与北平、天津平起平坐。国民政府把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适当分离,着力强化上海的经济职能,这客观上有利于上海发展为全国最重要的经济中心。
     是年5月7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通过《上海特别市暂行条例》,宣告直隶南京政府的上海特别市正式成立,上海华界原先各自为政、互不统属的分隔局面就此结束。但是,华界落后的面貌并没有因此改变。堂堂市政府甚至找不到一块像样的办公场地,不得不龟缩在枫林桥畔简陋的旧道署内,连礼堂都没有,市长就职典礼只好在院子  里凑合一番。种种现实与“大上海”的地位极不相称。
      在无法撼动租界的前提下,要实现孙中山先生将上海建成“东方大港”的宏伟目标,唯一的出路就只有绕开租界、绕开狭小局促的南市、闸北地界,另觅新的都市发展空间。

 

     1929年7月5日,上海特别市市政联席会议第123次会议议决,划定闸殷路以南,翔殷路以北,淞沪路以东,黄浦江以西的江湾一带约7000亩(460公顷)土地为新的市中心区域,这便是今日的江湾五角场地区。之所以选择这片浜河纵横、农野远展的处女地,就是因为其“南北有淞沪铁路交通之利;其东与浦江、吴淞衔接,扼水陆之形胜,商货便于出纳”,且该处“地势平坦,村落稀少,可收平地建设之功,而无改造旧市区之烦,费用省而收效易”。待新市中心建成之后,将“视租界之局于一隅,霄壤不啻焉”。“大上海之梦”终于露出了一缕曙光!

“大上海计划”实施前,阡陌纵横的江湾五角场地区
      一个月后,市中心区域建设委员会亦告成立,具体职掌该区域开发规划的编制和建设工程项目的实施。它由工务、财政、土地、公用、港务等局负责人和有关专家组成。著名建筑师董大酉出任该会顾问,同时兼任委员会下设的建筑师办事处的主任建筑师,主持新市区建筑的设计工作。另在市政府之下设立上海市建设讨论委员会,作为咨询机构,延揽各界名流及中外专家,共商大计。
1930年5月,市中心区域建设委员会首先编制了《市中心区域计划草图》及《计划概要》。随后,《建设上海市市中心区域计划书》、《上海市分区计划》、《上海市道路计划》以及《黄浦江虬江码头计划》等相继出炉,所有这些规划被统称为“大上海计划”,也称“大上海建设计划”或“新上海建设计划”。

 
 

“大上海计划”鸟瞰图

朝着梦想艰难进发
    “大上海计划”主要包括四大内容:
     其一是分区计划,将市中心区域及其相邻部分细分为政治区(又称行政区)、商业区和甲、乙两种住宅区。政治区位于位于市中心区域的中央,规划建造市政府及各局办公大楼、中山纪念堂、市图书馆、市博物馆、市体育场等大型公共设施。
     其二是水陆交通计划,规划在吴淞建造1400米长的虬江码头,并建造新的铁路及客货运总站等。
     其三是功能区域定位,将上海划分为五大功能区域,即:江湾市中心区为行政区;真如到大场为工业区;吴淞镇以南、殷行镇以北地区为商港区;浦东黄浦江沿岸、南市老城厢和江湾市中心区一部分为商业区;江湾与大场之间、沪南、真如、梵皇渡(今万航渡路一带)、法华镇(今法华镇路一带)、龙华镇、漕河泾等地为住宅区。
    其四是道路系统计划,规划修建20余条干道,总长度约500公里,将市北、市西、市南的主要集镇与新市中心区、租界相互联系。同时,对沪南、闸北、沪西、浦东等局部区域的道路修辟亦另有计划。
“大上海计划”是近代上海上第一个全面的、大规模的、综合性城市发展总体规划。从规划选址、方案设计到建筑式样,处处体现着规划者后来居上、取租界而代之的凌云壮志,在上海城市发展史上挥洒下浓重而惊艳的一笔。
    “大上海计划”的蓝图雄伟无比,可是其“经纬万端,需款浩大,决非一蹴可几,则分期进行,势在必行”,据估算仅第一期工程所需款项就约5000万元,这绝非上海市政府的财力所能承受。可是,南京政府因连年内战,国库空虚,长期靠举债度日;市政府的财政亦是入不敷出,建设资金捉襟见肘。难道美丽的“大上海之梦”只是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及?
     俗语曰:“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了筹措工程经费,市政府一面参考欧美惯例,发行市政建设公债,共集资650万元;另一面则在“招领余地”的名目下,冻结江湾一带的土地买卖,再采用低吸高抛的手段,获取差价。当时先期征用土地829亩,以每亩200~600元的低价收进,再以2000~25000元的高价出售,就此收益近180万。两项相加勉强凑足了前期建设的启动资金。在日后的建设过程中,由于资金短绌,上海市政府又多次使用了上述的集资办法,直至1937年抗战爆发,才告停止。
     1930年12月,通向市区的其美路(今四平路)、黄兴路和三民路(今三门路)、五权路(今民星路)破土动工,揭开了江湾市中心区域建设的序幕。
行政区无疑是“大上海计划”的点睛之笔。其中央为十字形广场,广场四周分布着形态、功能各异的公共建筑群,占地约500余亩(33.3公顷)。市政府新厦居于十字形广场的顶部,工务局等市政府所属8个行政机关的办公用房分列左右;中山大礼堂、图书馆、博物馆等其他公共建筑,错落有致地散布在广场内,河、池、桥、拱等点缀其间。单就俯瞰图上的设计效果而言,已令人叹为观止。
     1931年7月7日,市政府新厦奠基开工。怎奈“大上海计划”生不逢时,市政府新厦的基础还没有打牢,一二八事变就爆发了。江湾市中心恰巧处于战争前沿,所有建设工程随之停顿。嗣后,军事行动虽告平息,但因上海的元气一时还难以恢复。直到1933年10月,市政府新厦方才落成。两年后,又陆续完成市体育场、市图书馆、市博物馆、市医院、市卫生试验所及虬江码头一期等工程。
行政区鸟瞰图江湾新市中心辟建的市政道路
虬江桥是虬江码头的配套工程之一
1935年,坐落在江湾市中心区府前左路(今长海路)的上海市博物馆落成
上海市图书馆
     上海市图书馆位于府前右路(今恒仁路)与府南右路(今黑山路)之间,坐西朝东,恰好与市博物馆面面相对,其外观式样与博物馆大同小异,堪称“姐妹楼”
上海市体育场
     1935年8月,由运动场、体育馆和露天游泳池三大部分组成的上海市体育场落成。由空中俯瞰体育场全景,蔚为壮观。
     挺立于江湾市中心政治区核心部分的市政府新厦,以中国古代宫殿建筑为蓝本,飞檐大顶,琉璃绿瓦,雕梁画栋,为“大上海计划”的标志性建筑。楼前是一个可容10万人集会的巨型广场,其北面就是中山纪念堂,纪念堂正门外安放着孙中山铜像。新建的市博物馆、市图书馆和市体育场等公共建筑,不仅外形美观别致,设施功能也属一流。江湾市中心所具有的先进性和达到的现代化程度,被认为是当时“中国城市最有价值的一部分”。
集团结婚
     1935年4月3日,在市政府新厦举行旧上海首届“集团结婚”。时有57对新人参加,场面颇为壮观。
梦碎八一三
     然而,就在人们为“大上海计划”的顺利推进而弹冠相庆之时,战争的阴霾再次降临江湾市中心。
     1937年8月13日,日军向驻守闸北的中国守军发动大规模进攻,淞沪抗战打响。国民党上海市政府机关就在事变当天,从江湾市中心迁往枫林桥原市府所在地办公。由于江湾市中心毗邻交战的中心地带,那里的大部分建筑都不同程度遭受战火的蹂躏。市政府新厦、市图书馆、市博物馆等千疮百孔,惨不人睹。原本巍然屹立的孙中山铜像也在硝烟中轰然倒地。
     战后,日军对受损的市政府新厦等建筑设施,加以修缮维护。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 日本人此举的目的并非是继续“大上海计划”未竟的工程,而是要借用江湾已有的市政建筑,为其侵华战略服务。1938年10月16日, 日本帝国主义操纵下的伪上海特别市政府在江湾市中心区的市政府新厦举行成立典礼,傅筱庵就任伪市长。距离市政府新厦不远的市体育场也被充作日军的军火库。翌年,日军在江湾附近造起一座军用飞机场(今江湾机场),又赶修了从飞机场直达炮台湾的铁路,利用新建的虬江码头作为物资储运码头,将从中国各地掠夺来的资源通过海路运回日本。
     所有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雄心勃勃的“大上海计划”被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机器碾得粉碎,化作“南柯一梦”。
劫难之后的市政府新厦已是伤痕累累、惨不人睹
      抗战结束后,由上海市工务局负责牵头,组织了一批从欧美留学归来的建筑师和工程师,采用“有机疏散”、“快速干道”、“区域规划”等新兴城市规划理论,拟成“大上海都市计划”。不过由于租界的消失,该计划与“大上海计划”有了较大的变更,江湾地区不再作为市中心来建设。因为众所周知的缘由,“大上海都市计划”最后也不了了之。
     20世纪30年代的“大上海计划”虽只得到部分施行,其庞大的规划项目大多半还只是停留在图纸之中,但它留给后人的经验与启示所产生的价值不可估量。首先,“大上海计划”吸收了若干欧美城市的规划思想,运用中国传统建筑空间的组织方法,开创近代上海城市总体性规划的先河;其次,通过实施“大上海计划”积累了相当数量的调查研究资料和建筑档案资料,形成了一定的工作程序和规范,为解放后上海开展城市规划,进行城市建设管理,奠定了初步基础;第三,“大上海计划”中有关开发浦东、解决黄浦江过江交通问题等设想,具有前瞻性和开创性,足以启迪后来者。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时光转瞬已逾八十载。昔日的江湾市中心那一幢幢民族风格鲜明的建筑经过修缮之后依旧风姿绰约、神采奕奕;那一条条印刻着“大上海计划”遗迹、路名极富历史特色的道路织成了一张四通八达的路网,朝夕都呈现出一派车水马龙的繁盛景象。作为“江湾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是上海城市发展历程中的一座里程碑,体现出那一代上海人善于学习、勇于创新、不断走向现代化的奋斗与开创精神。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如今,一个融大学城、知识产业园区、现代生活区和商业区为一体的五角场城市副中心已在这片热土上崛起,杨浦知识创新区也从这里展翅腾飞。
回望历史,“大上海计划”留下的不仅有历史遗憾,也有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而从精神层面上讲,它留给后世更多的是一种激励,一种强国复兴的鞭策。
(张姚俊)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后台管理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